新型艾滋病?只是被忽视了100年!

艾滋病传播 2020-07-02 16:55艾滋病www.xingbingw.cn

  仿佛在一夜间,这种叫做“新型艾滋病”的疾患成为悬在人类健康之上的一把尖刀,决定着全人类的存亡。人们突然发现,有种病“跟艾滋病有很多相似之处”,“美洲大陆上有超过800万人感染”,“在欧洲、日本等地也陆续出现病例”……

 
  豪泰兹知道,这些都是事实。准确地说,这些都来自他本人与同行撰写的一篇学术论文。但让这位文章第一作者颇为尴尬的是,这种学名为“查加斯病”的热带病,其实并非“突然来袭”,相反,它已有100多年的历史,在过去的30多年里,受感染人数并没有明显增加。
 
  “尽管如此,它依然是一种可怕的疾病,可怕之处在于它长期存在,却不受重视,最终导致如此多人感染,甚至丧命。”豪泰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。
 
  你从未听说过这种病,是因为它几乎只发生在最贫穷的人身上
 
  在被冠以“新型艾滋病”的称号前,查加斯病只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“被忽视的热带病” 群体中的一个。如果不仔细翻查历史,可能还会漏掉这个杀手曾经犯下的命案。
 
  其中最出名的受害者,莫过于长期死因成谜的达尔文。去年春天在美国马里兰州举行的一场医学年会上,托马斯·杰弗逊大学医学院教授西德尼·科恩公布了他的研究:在很有可能造成达尔文去世的3种疾病中,查加斯病是其中之一。
 
  科恩翻阅了达尔文的日记以及所写诗歌,发现他年轻时在南美洲旅行时,被“一种黑色无翅的虫子”叮咬过,47年后,达尔文因为心脏衰竭去世,这种症状很像查加斯病。
 
  科恩由此推测,这种黑色大虫子很可能就是携带病毒的锥虫,很可能正是这种“被忽视”的查加斯病,害死了进化论之父。
 
  可是,即便这样的研究,当时也没能引起人们对查加斯病的重视。直到今年5月底,豪泰兹突然发现,自己在论文里将查加斯病比作“新型艾滋病”的说法,登上了畅销美国的《纽约时报》——《美洲人的“新型艾滋病”:昆虫传播,感染肆虐》。
 
  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里,“新型艾滋病”成了头条新闻里最常提及的单词。《纽约每日新闻》用“不可完全治愈的疾病”做标题。许多报道也指出,“现在世界上只有两种药可以勉强治疗它”,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的男主持人则指着大屏幕上的示意图说:“它的潜伏期能达到数十年,所以当你发现时,它已经深入心脏,无法治愈了。”
 
  突然之间,似乎全世界都对这个陌生的疾病产生了兴趣。豪泰兹惊奇地发现,连远隔重洋的中国中央电视台,都派出记者前来采访。
 
  面对这些好奇的人,豪泰兹终于有机会向公众介绍这个他研究了30多年却鲜有人关注的课题——“被忽视的热带病”。
 
  蔓延美洲的查加斯病,在1909年被发现,又名美洲锥虫症。这种长得黑黑大大的锥虫喜欢叮咬人的脸部,叮咬的感觉如同亲吻,因此也被人们称为“亲吻虫”。
 
  可虫子的这记亲吻,却很有可能是“死亡之吻”。这一吻会在人体上留下小创口,并留下寄生虫,让人感觉痛痒,当人用手去挠的时候,寄生虫就会从创口进入体内,长期潜伏。
 
  据豪泰兹发表在《科学公共图书馆》杂志上的论文介绍:“在所有被叮咬的人中,有20%到30%会患上心脏病,或者由于侵入大脑、食管、结肠等,造成外周神经系统或消化道改变,病死率较高。”
 
  在文中,他还比较了早期查加斯病与艾滋病的相似之处。比如,两者都会有很长的潜伏期,都不可能完全治愈,等等。
 
  于是,“新型艾滋病”就成了最近美国媒体最热门的新闻词,也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。在一个主题为“你是否为查加斯病担忧”的论坛讨论里,跟帖多达7页,人们最常回应的一句话是:“为什么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种病?”
 
  “你从未听说过这种病,是因为它几乎只发生在最贫穷的人身上。”豪泰兹说,“我想,查加斯病应该叫做‘你从未听说过的最严重的传染病’。这种病也许不在我们周围,却危害着许多人。”
 
  死亡每天都在我们身边,挨家挨户敲开我们的家门
 
  当媒体纷纷把查加斯病作为头条新闻报道的时候,豪泰兹的“新型艾滋病说”也引起了其他专家的质疑。
 
  “这会让人产生误解,仿佛这种病会像艾滋病一样传播,但事实完全不是如此。”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·福西说。
 
  事实上,查加斯病主要依靠锥虫叮咬传播,目前所知至少有40种吸血锥虫会传播查加斯病。此外,输血、母婴传播、器官移植及实验室意外等情况,也可能造成感染。
 
  豪泰兹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澄清,查加斯病不会成为SARS那样的流行病,因为锥虫是它的主要传染源,它不会出现诸如呼吸道传染的人际传播。
 
  “我之所以使用‘美洲的艾滋病’这样的说法,是想说,这种病在美洲穷人中的危害,如同艾滋病在美国人中蔓延的程度。”豪泰兹说。
 
  在他看来,这些“被忽视的热带病”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,它们总是被排在“艾滋病、疟疾、结核病”等重要疾病之后,笼统地列在“其他疾病”之中。
 
  但是,这些“其他疾病”却每时每刻都在夺走人们的性命。这种由于克氏锥虫叮咬而感染的热带寄生虫病,主要流行于中美洲和南美洲的18个国家,感染人数达800万。由于近年全球经济一体化,人口流动频率增加等原因,目前这一疾病正向世界各地扩散,欧洲、日本等地均发现数千个病例。
 
  这位教授曾亲自到距离美国不远的洪都拉斯,为一个患有查加斯病的小朋友看病。可正是这短短几个小时的车程,让他觉得,“不仅开出了美国城市,更是开回到了500年前”。
 
  洪都拉斯人生活在一个“完全不一样的世界”,他们居住在脏兮兮的房子里,喝着不卫生的水,在脏乱的楼房里面,黑色大锥虫在角落里成群结队地爬来爬去。
 
  豪泰兹介绍,这种“被忽视的热带病”最大的病根倒不完全是“疾病”,而是“忽视”。
 
  “包括查加斯病在内,很多被忽视的热带病,都是‘穷人的疾病’。”豪泰兹说。
 
  在豪泰兹看来,正因如此,古老的查加斯病“直到现在都没有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”。目前,只有两种药品可以治疗,但它们带有很大毒性,并不是最好的选择。而在南美洲中部的许多国家,几乎没有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。
 
  面对前来采访的媒体,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说:“这里有很多这种虫子,我也得了这种病。我不知道什么是查加斯病,也没有人在乎什么是查加斯病,感觉死亡每天都在我们身边,挨家挨户敲开我们的家门。”
 
  21世纪的世界,还流传着16世纪的疾病
 
  “中国不必为查加斯病担忧,因为这种病主要通过锥虫传染,中国并不会出现查加斯病。”豪泰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强调说,“但是,中国也有自己应当注意的被忽视的疾病。”
 
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将对查加斯病的介绍放在官方网站头条。据寄生虫病控制所所长周晓农介绍,我国尚无当地感染的病例报道,目前仍为非流行区,但有相类似的锥蝽媒介存在,已记录的锥猎蝽亚科有两种,不过尚没有传播人畜疾病的报道。
 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豪泰兹常常到中国农村考察热带病。正是在这里,他下定决心要“彻底根除”这些疾病。
 
  在江西农村,他曾为一家三口治疗当地的热带病。可是,让这个医生感到挫败的是,他发现即便自己能够通过药物治好病人,“他们很快又会回到一样的环境中,接触一样的病源,再度染上一样的病,这种来自贫穷的疾病,根本没法彻底根治。”
 
  这件事一直困扰着豪泰兹:“繁华的城市让你觉得你的确生活在21世纪,但只要向城市外多走几步,你就会发现完全不同的生活,那里的人们不仅还在被100年前开始的查加斯病困扰,甚至还在为16世纪流传下来的疾病苦恼着。”
 
  为了根治这些历史悠久的疾病,豪泰兹现在将研究重点放在疫苗上。他认为,只有通过大范围投放疫苗,才能有效避免人们再度染上本可避免的疾病。他甚至希望,自己的疫苗可以“一剂疫苗针对多种疾病”,让穷人不必再受到这些热带病的困扰。
 
 
  如今,他的研究终于得到了人们的关注,但是他还是忧心忡忡:“24小时的新闻传播让很多消息都只是昙花一现,而转瞬即逝消息背后的古老疾病,却可能影响着许多人的生活。世界上每6个人中,就有一个正在受着被忽视的热带病的困扰。”
 
  这种根除疾病的愿望,大概和当年一片苦心的达尔文相当。在达尔文1835年的日记里,他曾经详细描写了被虫子叮咬的场景:“今天晚上,我经历了值得记一笔的一次‘攻击’。一个大个头的黑色虫子叮咬了我。它大约有一英寸长,身体柔软,没有翅膀,在我的身上爬行。叮咬前它很细长,咬过人后它因为血液变得圆鼓鼓的,在这种状态下,它很容易就被打死了。”
 
  也许这位进化论创始人不愿意看到的现实是:这样翔实的记载,如今放在博物馆里;在博物馆外,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,却依然每天面对一样的虫子,经受着如他一样的痛苦疾病。

Copyright@2015-2020 www.xingbingw.cn 性病网版板所有 xiangjk120@qq.com

女性性病,性病医院,性病是什么,男性性病,性病有哪几种